笙鸩

大概会写文。

我的叛逆时代

算是番外

我不高产 可我好爱 今天大家过年啦♪


学生x练习生


1.


“你这样的成绩,到后期很难跟上,我还是建议你重修一年。”第几次了?沈巍也数不清。


从小无父无母,靠着政府的抚恤金和亲戚的扶持过着日。令他从小就认识到了这世界的不公。


他不爱读书,也不是叛逆少年,他反而是班级里那种安安静静的男孩。不争不抢,老师都拿他没办法。


他慢慢逛回教室,下午的课他都不喜欢,慢一点回去也没事,顺带还能想想怎么打发时间。


夏日的蝉鸣伴随着个别教室的讲课声,不断萦绕在沈巍耳边,盖过了讲台上老师的声音。那不停的鸣叫和无聊的讲课到底哪个更烦人,这可难倒沈巍了。他转头望向窗外,太阳灼烤着地面,街上没有多少来往的人,偶尔还会有一两辆车经过。天上的白云也在悠悠地逛着,一节课过去,沈巍只顾看云经过了多少距离,老师讲的,他半点没听。


总算是到了周五放课,他收拾了书包呲溜一声就往外跑,生怕哪个老师再找他去喝茶。


到家后的沈巍如获大赦,整个人倒在床上。他又坐起身,抱住一个抱枕,空调运作的哗哗响,窗外是落日的晚霞。他好像梦回了小时候。


沈巍小时候并不是这样。他是幼儿园的好宝宝,是长辈眼中的宠儿,是这辈里最聪明的一个,是爸爸妈妈的掌上明珠。以前家里夏日舍不得开空调,他就靠在妈妈的肩上,坐在老房子的院子里,妈妈用蒲扇微微地扇着,妈妈给他讲天上太阳公公的故事,他抬头看这天空,想象天空中发生的趣事,躲在妈妈怀里笑出了声,晚霞就和今天的一模一样。


谁又能料到,变故来得突然,双亲去世,亲戚不愿意收养,沈巍一下就掉到了低谷。他变得不爱说话,沉默寡言,不求上进,却还是乖乖的。


他关了空调,拿起床头的蒲扇,开始轻轻地扇着,也不管背上微微的汗,他看着晚霞,笑得像个孩子。


夜晚,沈巍照例出门逛逛。逛逛这条街的夜摊,再去另一条街吃个小吃,或是去找弄堂口的王爷聊天。


他漫无目的地瞎逛,却不知道把自己带到了哪。


“如果你 看透我心底藏住的自卑,


会不会 还依然认为我足够珍贵,


等不到 爱的人绝对,


我安心做个差生 对不对,


没天分 学会如何变的讨喜,


扮蝼蚁 至少为你挡一些雨,


日光一熄 悲哀决堤,


装镇定和你聊天气。”


沈巍被吸引住了。


不仅仅是那歌词,更是那声音。


他有些沙哑,像是中年男子,却又有着一丝青涩,像是一块磁石,把沈巍吸引过去。


他顺着歌声,看到一个男人站在树底下卖唱。


他手拿麦克风,闭着眼像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他不在乎有没有人来听他唱歌,他只是想把自己唱出来。


一曲毕,沈巍已经呆呆站在那里好久。赵云澜看着眼前这个呆住的小屁孩,笑着说:“小屁孩,多晚了,还在外面逛。”沈巍刚开始还没反应过来,发现在说自己的时候立刻红了脸,他除了老师谈话,已经很久没有人来找他讲话了。“我不是小屁孩,我已经高二了。”赵云澜笑了笑,说:“好好好,你不是。诶,我唱得好听吗?”沈巍眼睛亮亮的,像是一只兔子,毫不犹豫地点头“好听!!”


赵云澜又被逗笑了,这小孩怎么这么可爱。“哈哈哈 我叫赵云澜,是那公司的练习生,你叫啥。”“沈巍。”


“巍巍高峰绵亘不决,好名字。”沈巍被夸得有些不好意思,挠挠头。


赵云澜大手一挥,“你想听啥,都和哥说,我唱给你听,你可是第一个停下来听我唱歌的人。”沈巍愣了一下,他平日不经常听歌,喜欢了解的不多,便支支吾吾地说:“都行,你……你喜欢就行。”


赵云澜看着眼前小孩的害羞样,青涩的脸上沾染红晕,即便是晚上,还是能看出他很白,白白嫩嫩的孩子一下子激起赵云澜的保护欲。


他略微思考,闭上眼睛深呼吸。


“远方煽风点火,雨夜敬清秋,


树蔓枯竭凋落,微风洒悲奏,


洗净风沙月瘦,慰我心间抬头,


一盏烛火灭愁,清香满面嗅,


萧萧雨中流水漏,雾迷止惑淡去留,


江边冷舟无人舵,失得任魔观焦灼。 ”


沈巍听得入了迷。


唱歌的赵云澜有一种特殊的吸引力,他个子比沈巍高出半个头,身着一件简单的白T和卡其色短裤,脚踩一双白球鞋。他依旧是闭着眼睛,略带沙哑的歌声像羽毛挠着沈巍的心,暖黄的灯光打在他的脸上,痞痞的样子竟然生出一份和谐的温柔。沈巍看着他想起了曾经一起玩的那个邻家哥哥,能在被欺负的时候护在他的面前。


他失了神,连赵云澜什么时候唱完他都不知道。等他反应过来时,赵云澜已经在收拾东西了。“我要回去啦,你这个小屁孩早点回去,我每天都会在这里唱啦,希望明天还能看到你。”


沈巍点了点头,敛起自己的情绪,又回到了那个不爱搭理人的沈巍。


和赵云澜分别后,他沿着街道慢慢逛着。他细细想着那时的悸动,从未有过。


恭喜沈巍同学在十八岁这一年喜获初恋。


2.


此后每一天,沈巍都会来这里听赵云澜唱歌。有时候作业多一些他就会选择跑过来,生怕少听了一会。


赵云澜很热情,每次沈巍即使只是安安静静坐在那里,他也会硬拉他起来和他一同唱些什么。


从而沈巍倒是学了不少歌,人也有些开朗起来,但仅限于赵云澜面前。在学校,他还是那个不爱说话的沈巍,只是偶尔靠近他,你便会听到他哼着一些歌。


沈巍逐渐开始和赵云澜讲自己的事,抱怨今天学校的菜不好吃,说今天哪个老师又找他谈话。


他生气的时候,会微微皱皱鼻子,眉头也微蹙,一副别人欺负自己就想还手的样子。赵云澜只觉得这小孩可爱,长相有些早熟,性格却实打实是个孩子。他总会拿自己的经历安慰他,说自己漂泊在异乡,过着地狱般的生活,劝沈巍要好好学习。


他伸手,拍了拍沈巍的肩,一脸语重心长的样子道:“你别想着以前的事了,你要放眼未来,把握当下 。你看我,虽然经历过磨难,不一样活得高兴。”他也曾听过沈巍的过往,也明白为何这小孩如此沉默。他心疼沈巍,更多的是想拉他一把,将他带出那个深渊。


他站起身,伸了个懒腰,转头揉了揉沈巍,“小屁孩,以后的路还长,好好努力,可别像我,没个出息。”那一眼,沈巍在赵云澜眼里看到了悲观和无奈。即使他有多快乐,也难以抵挡悲伤的来临。


“好啦,今天就到这了。好好想我说的话,别老是抱怨,有空就来抱我吧。”他冲沈巍眨眨眼,撩完后立刻拎着东西跑了。


沈巍后知后觉,好久之后再红了脸。他明白赵云澜想帮他治愈伤疤,所以这几天都在唱些快歌,请他吃好喝好。用了心,哪会体会不到。


他站起身,慢慢走回家。比以往都慢,他在思考赵云澜的话,他暗暗下决心,一定要做出努力回应赵云澜的举动。


他突然发现原本昏暗的路灯突然一下子亮了不少,他空旷无边的内心,突然变得明亮,住进了一个名叫赵云澜的人。


他暗暗的努力,不再如以前一般偷懒混日子。上课有在好好听,作业有好好做,知识点有在好好记。有时候去赵云澜那边,他都会边听歌边看些参考书,赵云澜那时候就会唱些舒缓的歌,生怕吵到了沈巍。他知道这孩子开了窍,内心也有些激动,就差没放礼花庆祝了。


老师看到沈巍的努力,也开始放了心, 虽然有时候还是忍不住多念叨他几句。当天晚上沈巍就会去赵云澜那里抱怨,但他一张口,突然想起了什么,红了脸。赵云澜好奇地问:“怎么了?”回答他的是沈巍的一个拥抱,他轻轻说:“你不是说不能抱怨,要抱你吗?”赵云澜咧嘴笑了,顺了顺沈巍的背“好,想抱多久就多久。”那一晚,他们足足抱了五分钟。等到两人都有些汗意,沈巍的脸像个熟透了的虾,才放了手。


赵云澜不自在地咳了两声,脸有些红。他好像害羞了,转过脸说:“回去吧,不早了。”说完他收拾收拾东西便慢悠慢悠地逛回去,但仔细观察却会发现他隐藏住的惶恐与害羞。


他洗完澡躺在床上,拿出手机忍不住搜“泡未成年犯法吗”搜完又把手机丢在一边,烦躁地挠了挠头。感觉会判刑诶。


另一边沈巍也止不住地害羞,他将头埋在枕头里面,跟喜欢的人抱抱真的超开心的。


两个人怀着完全不同的心思,入了梦乡。


赵云澜从那之后也没冷落沈巍,他深知这小孩没有安全感,如果那样做反而会让他以前的努力都白费,所以他还是和以前一样照顾他,甚至更加热情了。沈巍体验到被爱的感觉,人越来越有生气,也越来越努力。进步老师都有看到,改变同学都有体会到。他正处于一种上升期,他的一切都有了方向和目标,一切的一切的动力来源,就是那个叫赵云澜的男人。


赵云澜本以为能多陪沈巍一会,他此时并不如以前那般觉得没有出道是件坏事,反倒他觉得和沈巍相处地很快乐。可他此时却接到了出道的通知,他动摇了。这是自己梦寐以求的东西,却又在自己爱的人之间发生了分歧。他想出道,却又舍不得沈巍。


沈巍去找他的时候,他只是静静地坐在那里出神。沈巍在他旁边坐下,赵云澜过了好久才反应过来。没有一如既往地问候,开口便是一句“我要离开这里去出道了。”


沈巍愣住了,他没想到分别来的这么快。他故作镇定,咧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挺好的呀,你不是一直想吗。”赵云澜知道他会难过,但没想到他连这个都不愿意展露出来。他微微叹了口气,眼睛死死地盯住沈巍,希望能从他眼里看出些什么“我走了,你可别忘了我们的约定。你要好好努力,你以后还能在大屏幕上见到我呢,考上好的大学,说不定你还能来见我呢。”赵云澜在装,沈巍看得出来。他不比自己舍得,眼底里藏得细微悲伤也被沈巍给捕捉到了。


赵云澜揉揉发红的眼,笑着说:“我给你唱最后一首。”


“你是晚风渐息 星河若隐 一场小别离,


你是破晓清晨 灿烂眼中的光景,


你是时光轻轻哼唱 宛若星辉铺满小巷,黑白的琴键 闪着晨曦的光。”


沈巍哭红了眼,赵云澜哽咽地唱完整首曲子。“说好了,这只唱给你听,这可是我们俩的小秘密呀。讲好了,我们以后一定会再见面的”


“好,大明星,我可是你第一个粉丝呀,别忘了我。”沈巍笑了,难看。赵云澜在心里吐槽。或许天亮就要分离,那在这一刻,为何不让两个相爱之人,慢慢度过每分每秒。


赵云澜走了,沈巍的生活还在继续。他没有偷懒,还是一副上进样,比以往更加努力。他在实现那个承诺,他要去见赵云澜。


哪怕生命并不温柔


哪怕被幸福一再反驳,


也要相信伤痕累累


其实只是在琢磨,


能让你为之一亮的我。


他考上最好的摄影学院,他的每一次作业都以赵云澜为原型,拍他去过的地方,做他做过的动作。


痴人说爱。


“惊!今年夏天你pick赵云澜了吗?”


“颜值实力都在线,新一代小鲜肉赵云澜.”


沈巍每每看到这样的报道 都会笑得比谁都开心。看吧,赵云澜真的会红。


他擦试着他的镜头,翻看手机里的行程记录,窗外有飞机驶过的声音。他抬头,岁月抹去了少年的青涩,留下的只有一份成熟稳重和温柔。


云澜,等我。


end


绝密暗恋

悄咪咪发文

站哥巍x明星澜


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 元稹


part.1


“当代爆红明星赵云澜行程曝光”


“惊!你绝对想不到的赵云澜今天行程”


“今日份的赵云澜现身xx机场”


赵云澜经纪人看到这样的报道只想杀人。


到底是哪个王八犊子泄露行程?


本就拥挤的机场现在更是挤满了人和相机,此起彼伏的喊叫声和快门声惹得经纪人头都疼。


赵云澜虽然热衷于流连姑娘之间,但此时只想快点穿过人流。


一会向那个小姑娘打个招呼,一会向另一个小姑娘飞吻,搞得她们脸红心跳加速。


“哥哥哥哥,你知道吗,你有男粉诶!”


离赵云澜比较近的一个姑娘笑着说。


赵云澜有些好奇,顺着姑娘指的方向望去。


便是这一眼,把自己的魂都搭了进去。


男孩,不应该是男人,此时正低头摆弄着自己的相机,像是在筛选刚拍的照片。


他的头发扎了个小揪揪,半个脸都被口罩遮住,身上套着一件湛蓝色外套。似是筛选完了照片,他抬起头冲手边的姑娘一笑。淡淡的阳光撒在他周身,就像是恰好为他准备的一样。虽然赵云澜在娱乐圈阅人无数,但却无一人像那个男人一样,一眼万年。


惊鸿一瞥,乱我心曲。


赵云澜不自觉地放慢脚步,像是身上的线被牵着了一般,想多去看看他,想慢慢欣赏他。经纪人在身后催促着他,才将他从神游中拉回去,他向前望去,那人恰好举起相机,赵云澜嘴角不自觉地扬起一个弧度,男人抓准时机。


咔嚓,赵云澜似乎能清楚地从那嘈杂的声音中听到那声快门。


直到坐在候机室里和粉丝闲聊的时候才知道,那个男人是新的站哥。


不久之前建的新站,赵云澜暗暗记下那个名字。飞机到站后用自己的小号偷偷搜索了那个微博。


tranquil。奇怪的名字。


飞机落站,赵云澜打开手机仔细逛了逛他的微博。


摄影技术和其他的站姐差不多,只是角度……怪不得以前没有见过,看起来并没有挤到特别前面。赵云澜随手保存了几张图片,就将手机关机投入到工作中去了。


反观沈巍这边,今天的运气的确挺不错,一早去占到了一个好位子,又准确拍到了赵云澜的笑颜。


他不禁有些脸红,今天赵云澜那一笑,真的笑进了他的心里。


他像醉酒之人,沉浸在那回忆之中不愿走出来,嘴角从未停止上扬,眼睛里慢慢都是温情。


也算是不亏自己的暗恋。


深夜十二点,赵云澜总算是结束了自己的工作。洗完澡躺在床上刷着微博,鬼使神差地又去看了那个微博,却发现他将自己今天的照片放了上来。


对他笑的那张放在正中间,文案是


我原想去看星辰大海


去游历世界百景


去体味浮生千重


却不小心在遥遥路途中与你相遇


便从此溺毙在你的风情万种@赵云澜


赵云澜此刻只感觉,溺毙的明明是自己。


一见钟情于一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人,这感觉,可真糟糕。


part.2


沈巍今天的课都排满了,忙得不可开交,连微博上发生了什么都不知道。


而微博上的人却都炸开了锅


“呜呜呜呜哥哥居然关注了个站,没有技能真的不能追星吗?”


“啊!这是哥哥第一个关注的站诶!”


“诶这不是那天我告诉哥哥的那个站吗,他真的有记下来诶。”


“实名要求楼上下次介绍我的站子呜呜呜呜呜呜实力羡慕了。”


原来昨晚赵云澜没有切号便点了关注,还点赞了他的所有微博,所有粉丝都因为他的举动而沸腾了。


赵云澜第二天发现的时候为时已晚,却也不想再解释什么,无所谓,都是自己的站子,为啥我不能关注。


而沈巍则是到晚饭才知道这件事,反复登号确定了三四遍才确定了这件事是真的。


惊喜之余还有些害羞,只觉得自己的相片表现不出他好看的万分之一,却被他看了个遍。


沈巍不禁羞红了脸。用个人号去悄悄私信了赵云澜,无非就是表达感谢赵云澜的关注之类官方的话,对于自己的爱意半点没说出口。


唉,果然这样的感情,并不能被发现。


沈巍有些气馁,从赵云澜出道就默默关注他,前些日子才在同学的怂恿下做了他的个人站,每一次前线并不能全部跑到,却都有努力去做,只是为了当初的那个承诺。


神游至前几年的时光,沈巍托着脸发呆。此时正好有一个同学来喊他去帮忙,他才急急应了声,收拾了东西赶去帮忙。


赵云澜闲下来后,无聊翻着私信,却无意发现沈巍给他的话,他仔细地看完每句话,无非是为了感谢自己,半句话都不给多说。他点进他的个人主页,寥寥无几,只有三条微博。一条自拍,一条风景照,一句无聊的抱怨。


赵云澜点开那张自拍,发现眉宇间竟感觉这人有些面熟,却始终想不起来在哪见过。


他无奈返回,回了沈巍一句以后希望都能看到你便下了微博。


而这句话直到沈巍睡前才收到,兴奋地差点没跳起来,但他却只是淡淡地笑了,只是红得像熟透了的虾一样的耳朵和脸却早已出卖他内心的情感。希望你还记得,我们有约。


同寝的人看到沈巍这样,都快怀疑这小子恋爱了。但派人打听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三番两次逼问沈巍,他也不肯说些什么。一群人只得在背后悄悄讨论他迷上了哪个系的系花,却不曾料到他喜欢的人,远在天边,伸手也不可及。


part.3


此后的时间,赵云澜每逢出去活动或是接机,都会下意识在人群中张望一番,希望能从那成堆的女孩中找出那个不一样的存在。


但无奈的是,沈巍最近变忙了许多,大学里的事突然如山般压了过来,令他根本不能分出一点儿心思去做些其他的,站子也只能暂时交给另一个小姑娘打理。


偶然一次活动,粉丝们打趣赵云澜那位男粉很久没来了,赵云澜本就堵得慌的心更是降到了谷底,是不粉了吗?是哪里出了问题吗?是单纯的忙吗?还是觉得自己很糟糕?


烦躁。明明是快要入冬的季节,他此时只觉得内心硬生生冒出了一团无名火,烧得难以平复,灼得他内心竟有些疼。


疼?赵云澜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只是一个有过一面之缘的男粉,为何会生出这般感情来?等等,或许,这并不是第一次见面……?赵云澜记性差,鱼的七秒记忆令他头疼。


他的状态有些差,经纪人也发现了他的问题,提议在这次工作后让他休息几天。赵云澜连声答应,恨不得现在就结束工作回家闷头大睡。


几天后,沈巍总算处理完了手头的事,打开微博准备看看最近的行程,却发现工作室说赵云澜要休息几天。


忙了没法追行程,空了又没有行程追。


生活不易。


叮咚。


是微信提示音。


沈巍的发小发来消息说


“不瞒你说,你猜谁在我们飞机上,赵云澜诶!他今天竟然和我坐同一班飞机回家。”


沈巍有些震惊,发小今日应该是回老家,那赵云澜回自己的老家做什么?他的内心猛然生出了一个想法,他收拾东西立刻订了机票,飞回老家。


来到自己原来的公寓,连包都未放下便轰炸般的问发小飞机到站了吗。


过了大概半小时才回了一句,到了,赵云澜好像一个人回去,也没听说他是这里人啊。


沈巍笑了,他知道,赵云澜此行的目的,也知晓他会去哪里,他收拾好东西,出去外头随意吃了些饭便来到一家公司楼下。


那是一家不大的艺人公司,隐隐还能听见里面的歌声。


沈巍有些无聊,坐在一旁的树边听着歌。


这是赵云澜刚出道时翻唱的一首歌,他有些沙哑的声线能诉说一段令人悲伤的故事,那几句歌词沈巍几乎烂熟于心,他并没有恋爱经验,却总能被那情歌深处的感情所触动,也许,是因为唱歌的人吧。


他在树下一坐就是四个小时,直到深夜十二点他才放弃了,慢慢逛回自己的公寓。


一次不行他就等第二次第三次,每晚他都坐在那棵树下,看着街边的人从少变多又从多变少,他看着练习室的灯由灭到亮,看着来往行驶的车辆,却始终没看见自己想看到的人。


他有些难受,可能真的是自己过于自信了,其实并没有那么了解他。


他失意地往回走,偶然看到街边卖唱的人,仿佛又回到了那段日子。


刚迈出脚,却无意之间发现人群中有个熟悉的身影。他带着一个黑色渔夫帽,黑色口罩罩住半张脸,只留出一双眼睛。等等,他定睛一看,发现那人很像赵云澜,他确认再三发现是之后立刻去找了唱歌的男人,商量好后,他拿起麦。


“那位穿冲锋衣的朋友,看起来你很不高兴啊,那我就送一首歌给你好了。”


不等赵云澜反应过来,沈巍早已开了口。


“愿你的身后 总有力量,


愿你成为自己的太阳,


愿你永驻时光 爱上彼此 的模样,


你眼中的光芒 依旧闪亮 诉说着那些疯狂,


有梦想 我来陪你 收藏。”


赵云澜本没有什么,但当他唱出这首歌的时候,他转过身。


男人的模样意外与三年前的那个孩子重合,他的声音有些哑,可能是有些感冒。


他穿着初次见面的那件外套,他闭上眼轻轻唱着那首歌。


赵云澜有些触动,无意间跟着男人的歌声。


心中有了你眼光绽放欢喜。


赵云澜落泪了。


他想起三年前那个叛逆的孩子。


那个每晚都来听他唱歌的孩子。


那个承诺要变成他粉丝的孩子。


那个在离别时不舍落泪的孩子。


那个在自己面前假装坚强的孩子。


那个自己倾注了一腔爱意的孩子。


他有些懊悔没能早点认出他来,那个孩子,依旧遵守着自己的承诺。


一曲毕。


赵云澜的眼泪干了,眼眶还是红的。他低下头拨开人群拉走了在谢幕的沈巍。


他们俩并肩走在熟悉的街道上,三年了,周围的场景换了又换,这里的人来来往往,两人的心却在悄悄靠近。


“我,很抱歉,没有认出你来。”赵云澜率先打破了沉默。


沈巍红着脸摆手,“没有的事,三年我已经长得很不一样了。”说着还努力地装出一副,我已经是大人了的样子。


赵云澜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可爱还是一样的可爱。”说着像是想起了什么,又笑出声来。


沈巍红着脸,停下脚步,拉了拉赵云澜,似是鼓起了全部的勇气,说:“那个,其实我早就想和你说了,其实我,我,我喜欢你。”他低着头,自顾自地往下讲。


“三年前若不是你,我可能真的就不会变成现在这样了。我也许会成为街头的小混混,而不是现在努力上学赚钱的沈巍。我一直记得我们的约定,也一直在期待你的出道。我还自己去追你的行程,但好像每次都被挤在外面。”他青涩得像个孩子,向喜欢的人吐露自己的心声,的确不是一件易事。


赵云澜似乎意料到了他想说的话,他捧起沈巍的头,令他和自己对视。“其实那时候若不是你 我也不会再坚持下去了。日复一日的训练我受够了,但你的支持却始终能让我觉得,下一秒我就能成功。其实,从很早之前我就开始了,沈巍,我喜欢你,不论是以前那个害羞的你 还是现在眼前的大男孩。”


沈巍惊讶地张大嘴巴,似乎有些不可思议。他红着脸,结巴了似的。“那……那你的意思是,我们俩……”


赵云澜笑着拍了拍沈巍的脑袋,“自己想吧,你想我们是什么就是什么,傻瓜,回家了,天要冷了。”


入冬了吗?


赵云澜却觉得,心里一阵暖意。


我游历世间万物,却始终未能发现一物能与你媲美。


end.


微博指路!!不看后悔啊!!哥哥和弟弟也太好了吧!!!https://m.weibo.cn/2293597830/4236410939089177